来让我们接着扯犊子
说这个审美观啊
——来来为什么我会想到这个话题,因为我刚刚在看开学第一课的讨论,有一堆人在刷少年娘则中国娘这一点
平心而论,我本人真的对那种精致到那种程度的男性不来电
我个人对男性审美什么样呢,参见爱德蒙,八块腹肌一米八五,文可御嘴炮武可干决斗,监狱蹲个十四年出来直接游个十公里不喘气那种男性
啊,梦中情爱德蒙【?】虽然是大仲马的龙傲天啦但是还是很那什么【.】
言归正传,反正我本人的审美取向就是那种力量型。你一男性割破手都能上个热搜那本姑娘被蚊子咬了一身包是不是会举国上下嘤嘤嘤
但是这不代表我觉得男性没有嘤嘤嘤的权利,或者说不代表男性不能,啊,用贬义的说法是“娘”
实际上“娘”和“爷”为什么...

来扯扯世界观的犊子吧

我本人,啊,虽然我也想吐槽为什么开头大部分都是这句话,但是说的本来就是我本人的事嘛所以没办法没办法

那,我本人所,呃,信奉的世界观差不多类似于矛盾的集合。

从看到1984的双重思想概念的时候我就知道哇这个玩意牛逼哇我好像也是这样的耶我好棒棒噢

是这样

抽象出来就是,既相信一种事物,又相信与之相反的事物,顺带一提膜是典型的非正经式double-thinking

为什么这么说——啊,提供事实论据的话

比如我既相信着人的感情是美好的,相信永恒的感情会给人以力量和希望,明确知道这东西的好处——但是说白了我不觉得这东西存在世界上

永久永恒的东西唯有时间和死亡。而且实...

爱丽丝【SC】远航的忒修斯之船

  好——好,我是冯思源,摄像机ok吗?麦克风ok吗?好嘞那本台为你继续播出冯思源的奇幻漂流咯——虽然想这么说,但是完全不知道说给谁。
  不过如果是真人秀节目的话,观众会失去兴趣并且期待我什么时候遇上危险的所以还是算了。以及节目果然还是要有那个吧,就是,本节目由写字台牌乌鸦独家冠名播出,是乌鸦牌写字台吗?还是乌台呢?这个就交由你自己判断咯。
  这样的广告是不会有人会来买的。
  说明现状的话,啊,虽然脱节有点快,但是我现在和上章那个乌鸦一起在一条不知道开向哪的船上晃来晃去。顺带一提并没有人来驾驶,至少我没看到。
  还有,就是船下面是柠檬红茶。完全形态的柠檬红茶,饮品店十四一杯的那种,不加奶半糖少...

爱丽丝【EX-FC】

    ——所谓的女孩子呀,

    是由砂糖,香辛料,

    以及一切美好的东西做成的。


                               ...

少女逆行后/隐藏序言

我,冯思源,二十七岁,失业编辑,业余名不见经传的网文写手,立下了要自杀这么一个目标,把它打印出来贴在了电脑桌前。

我一周前刚被那家公司辞退了。上无老下无小同时没有女朋友,社交关系简单得一塌糊涂,说白了就是没有社交——不算点赞之交的话,这样的我,就算是死掉也没有人会发现,抱着这样的念头产生了死亡的冲动。

不对,并不是冲动,而是一点点杀死自己的计划。

我在冰箱里放了足够我吃上三个月的食物,然后,嗯,就像俗套的剧情那样,在我吃空这个冰箱的时候就从这三十层楼上一跃而下。

完成我人生中最后一件事。

至于为什么非得这么做,大概是要给自己一点余地?我不是说反悔的余地,我是说去补充我已完成事物漏洞的...

普通的鸡汤我们普通的灌

欢迎收听孤野今晚的深夜瞎扯淡栏目,内容均为孤野本人观点,实际上就是在扯淡,喜欢就看不喜欢就滑随你便
在知乎上看到个各种条件都一般的学生对自己未来有没有翻身可能的提问
然后下面的回答两极分化,有人说可以啊你看那谁你看那谁谁咸鱼翻身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有人说得了吧拉倒吧认命吧,优秀的人起点就跟你不一样
看着看着我觉得有点不对劲.可能这里面藏着点别的东西。
为什么这个世界上大多数人都是普通人?
——这是句废话,因为大多数代表普遍,如果是普通的论证我会这么说,反正这是个循环自证的逻辑环。
但是实际上我想说的是,大部分人都没办法改变现状,出生什么样这辈子就什么样,这个结果的背后算是什么?
是因为大多数人都没有那种能力吗...

te-tech

“那让我们开始吧。不用顾虑,屏蔽仪一如既往地安全可靠。”
在我的对面,金属桌子的另一边,那个把我带过来的女人扭开了一盏灯,嗡的一声,白炽灯的光在屋里散开。
我这才看清楚她的脸,那张瘦削苍白的脸上刻着岁月的痕迹,据我推测她至少有四十岁——但毫无疑问,时间不会带走她除了相貌之外的一切。她的灰色眼睛直视着我,那里面藏着深不可见的什么东西,并且是我永远没有可能去触碰的,就像她抿成一条直线的嘴一样给人以距离感。她的脖子上有一条若隐若现的疤痕,像是死里逃生后留下的纪念。当然啦,干这种事,总是要面对死亡的风险的,我一点也不会对此意外。她身上毫无疑问穿着正装,看起来有点褪色,但是仍然可以感觉到——
“那么莱顿先生,...

她最后还是倒下了,手里还紧紧攥着那把匕首,柄上的指针仍然转动着,和往常没什么区别。戴着鸟嘴面具的人在这里站着,离她不过几步远,皮质手套里握着的手杖,或者说是利刃,尖端还在不停滴落着温热的血。他踉跄地向后退了两步,随即稳住身子,将那个沾满血的凶器对准了西维娅。 

果然会有这么一天。 

西维娅早就想过了,如果这种事情发生了,她应当怎么办。就像我们大部分人都会做的那种关于成为英雄的白日梦一样,她也会做保护某些人的梦——或者已经在现实中做过这种事了。那么在没法保护的情形下又会做出什么呢?悲剧英雄,哈,听上去就是这样的,她会不受控制地冲上去,把现在化成戒指的复仇利器变成随便一个什...

终曲

萨托斯区的郊野,夜晚一如既往的宁静。两百年前的巨大遗迹在那里矗立着,它曾经做过终结战争这样伟大的事,但现在围绕它的只有安静生长的绿色生命们。那些顽强的小生命穿过坚硬的材料在那里安了家,它们越来越多,几乎把那个伟大的遗址变得翠绿。

    带着泥土气味的风从东方飘来,穿过那些足以没过人脚踝的小生物。西维娅从现在仍灯火通明的市区走来,确切地说,是把身子拖到这里来。她手里紧握着那把至今为止不知道多少次保护她自己或是别人的匕首,大理石的蛇纹硌得她手有点疼,不过这种感觉是已经习惯了的,而且给她一种莫名其妙的安心...

世底残渣-懒惰

散落在某一个世界底部,不被人需要的东西之一
其名为懒惰的匕首
莱卡地区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寓言故事
一个屠夫由于某些事情发了横财
于是再没动过跟随他三十年的剔骨刀——
直到他由于懒惰坐吃山空,又想重操旧业时
惊异地发现他的剔骨刀上沾满了无法去除的锈迹
无论用如何坚硬的磨刀石都无法将他们除去
不仅如此
那刀切过的所有物体都会在很短的时间内复原成之前的样子
......
那屠夫最后因某种原因发疯死去了
据知情者说,他死去的瞬间
地上的暗红液体在迅速蒸发
转瞬消失不见
......
名为懒惰的匕首
钝刀,百无一用
无论如何,被砍了也会复原,只有疼痛是真实的
顺带一提,它的刀鞘名为勤勉,是唯一一个可以真正去除这铁锈的概念——如果这刀失去了锈...

世底残渣-暴怒

散落在某一个世界底部,不被人需要的东西之一
其名为暴怒的匕首
“人类所犯的罪行,如果能够斩断的话——”
于是就有了它
旧历129年,受尽屈辱的那位女人用黑曼巴做出了最后一把匕首
将自己的骨肉献祭,制造出的用于斩尽罪恶的凶器
由愤怒驱动,怨恨越深则毒性越大
秉持着伤害为目标,所以可以变形为任何能够给予伤害的武器
最大长度为持有人的大腿骨,原则上是刃越长伤害越小,反之亦然
但是如果怨念达到一定的深度,这些伤害的减小可以完全忽视
顺带一提刀鞘是那条黑曼巴的皮,并不是矛与盾的关系,而是一定可以包裹住这把刀以隔绝伤害——对其他的武器也适用,不过依然会有宽度的限制,最大包裹面积为一米见方
人类的怒火的凝结,对一切罪行的正当惩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