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绩出来了凉凉

趁着还没回家叨逼件事

在知乎上面看到微信多出来个小游戏

玩了几把

然后发现跟我以前看人玩过的一个独立游戏一模一样

我不记得那东西的名字,但总之这个微信上的游戏就是照搬过来的,有玩过的可以告诉我一下他叫啥

腾讯并不是第一次干这事

厘米秀里面有一个游戏叫引力球,从头到尾照搬Leap on,连音乐都不放过的那种,有兴趣的可以去搜一下

还有先上车后补票的跳一跳

跳一跳补票了,不是因为腾讯良心,而是因为抄的是育碧,有人知道

像是这种独立游戏,一旦他是小厂商研发的,他就没有人权

不为什么,你打官司打不过人家,除了服软有什么办法,天高皇帝远的,你能怎么样

况且没人会觉...

每天上学的时候都会发现同桌的身体上莫名其妙出现了新的伤痕

每天上学的时候都会发现同桌的身体上莫名其妙出现了新的伤痕

via.孤野

不我说的不是任何一个我有过的同桌,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不是撞梗,不过我觉得这个梗有点常见,文风突变注意

3

2

1


01

我叫陈冰,这名字有点中性化,不过我是个男的,今年高二,在贺阳中学当一个默默无闻的文科生

文科班自古以来女生居多,我是个稀缺人员,然而就算是这样我还是一个无可救药的平凡人,在这个班级担任中等生的一员,平凡,平庸,默默无闻,头脑四肢都简单,成绩单勉强能看,人际关系毫无成为一团乱麻的趋势

不出意外的话,会过完平凡的高中生活,升入平凡的大学,过完平凡的一生

不过我昨...

我喜欢的人今天有男朋友了吗

我喜欢的人今天有男朋友了吗

via.孤野

我的元旦作业不打算写了

根据本人多年单身经验改编,虽然我这么说但是实际上没有现实中存在的人会出现,因为是王大锤视角,如有雷同纯属扯淡

3

2

1

我是王大锤,今年22岁,就读于不知道哪的大学,今年大概大四

并且不管如何都没办法屈服于每年回家家长对于我个人情感状况的关切的询问下

我已经单身22年了

处于并将长期处于单身状态中无法自拔

当代青年的代表

实际上吧,就,这么多年自己一人过来也习惯了,但是作为寝室里唯一一个单着的人,我,王大锤,时常被室友带着恋爱酸臭味的目光试探,我很清楚这帮崽子们只是觉得我单了这么久怕不是个基佬

于是一...

再见2173·背景

2045年,第三次世界大战由于各方面的崩盘而全面打响
不同于以往,这次是真真正正的全面战争,人类无一幸免全部被卷入血与火中
“一个和平的市民应该感觉不到国家在打仗”的这种三百年前的理论早就不再适用于现在的世界,没有人能从严酷的环境中脱离出来
就在战争全面打响一个月后,明显蓄谋已久的新兴势力,泛国际主义结社的大旗突然出现在某个战火肆虐严重的地区,紧接着通过某些暴力手段及其极强的宣传能力迅速将该组织范围以超越极限的速度扩大
其思想创始人已不可考,但初期领导者是罗丝与阿列克谢,罗丝凭借几近偏激的激情与对自己不管不顾的那种狭隘的勇气,在战争开始前把自己的所有财产全部变成了军粮罐头和水以及一些硬通货,并在战争开...

就有一种突如其来的感觉

现存的流传于网络上的,无论是文化争论也好政治争论也好,说到底只是让本来会想明白的人想明白,本来就会知道的人知道这件事,等风波散去之后,本来就不会参与这件事的人不会受到任何影响,本来立场就很明确的人立场就会更加明确,这是一个相对固定的状态

举个例子,就像致力于改变人们观念的保护女性权益的宣传,我们当然知道这些人在微博或者知乎几乎占据主流,呼风唤雨,但是如果卸掉网络的保障,那么我们看到的就是他们一直在批判的现实

说到底,只靠一张嘴,只靠新型媒体宣传炒作,意义只是让会使用新型媒体的人知道这件事,并且大概率会依照固有立场站队

并且产生令人遗憾的网络暴力与疯狂对喷,在那之

主角人设一

奥列·卡尔对世界极端的爱

是在泛国际平等主义的培养下慢慢滋长出来的

尽管年纪已经四十有余

但这一切,自从生长出来,就没有停止的可能

他在对世界的沉沦中越发疯狂

...

不由自主地嘴角上扬,眼泪从布满沟壑的脸上流淌下来,伤痕累累的双手端起,做出像是抓住无形的光那样姿势的仰着头的男人,从他半张的嘴里不断吐出常人无法理解的词句

但他毫无疑问是在目视着一切的,看着火焰席卷了秩序井然的城市,看着人们为了欲望怒吼的样子,看着黑色的风流动在灰黑的建筑之间,他已经要激动到爆发

他终究带着极致的幸福与欢喜死去了,白色的破烂衬衫被风鼓动起来,在他沉没在硝烟中的的一刹那,人们的呼号从他...

人设与脑洞

#再见2173企划##人设#

菲奥娜·玛伊

原本是作为世界政府所量产的人工智能而存在,被派发到各家各户的服务用产品,编号为WU480239。鉴于在2173的设定下所有家用品都可以由统一网络操纵,所以理论上使用起来非常方便。

但是如你所见,不知是技术上的故障,还是高度发达到已经通过图灵测试的人工智能所产生的所谓自我意识使然,总之这个人工智能想办法通过伪装数据的手段脱离了政府的统一控制,并且为了找到储存自身数据的家用内网误打误撞进入了本作主角奥列·卡尔的本地电子设备存盘中,并且将原有的“机械化的”人工智能全盘替代。

简而言之,就是将数据伪装成原来的人工智能逃避查...

来让我们接着扯犊子
说这个审美观啊
——来来为什么我会想到这个话题,因为我刚刚在看开学第一课的讨论,有一堆人在刷少年娘则中国娘这一点
平心而论,我本人真的对那种精致到那种程度的男性不来电
我个人对男性审美什么样呢,参见爱德蒙,八块腹肌一米八五,文可御嘴炮武可干决斗,监狱蹲个十四年出来直接游个十公里不喘气那种男性
啊,梦中情爱德蒙【?】虽然是大仲马的龙傲天啦但是还是很那什么【.】
言归正传,反正我本人的审美取向就是那种力量型。你一男性割破手都能上个热搜那本姑娘被蚊子咬了一身包是不是会举国上下嘤嘤嘤
但是这不代表我觉得男性没有嘤嘤嘤的权利,或者说不代表男性不能,啊,用贬义的说法是“娘”
实际上“娘”和“爷”为什么...

来扯扯世界观的犊子吧

我本人,啊,虽然我也想吐槽为什么开头大部分都是这句话,但是说的本来就是我本人的事嘛所以没办法没办法

那,我本人所,呃,信奉的世界观差不多类似于矛盾的集合。

从看到1984的双重思想概念的时候我就知道哇这个玩意牛逼哇我好像也是这样的耶我好棒棒噢

是这样

抽象出来就是,既相信一种事物,又相信与之相反的事物,顺带一提膜是典型的非正经式double-thinking

为什么这么说——啊,提供事实论据的话

比如我既相信着人的感情是美好的,相信永恒的感情会给人以力量和希望,明确知道这东西的好处——但是说白了我不觉得这东西存在世界上

永久永恒的东西唯有时间和死亡。而且实...

爱丽丝【SC】远航的忒修斯之船

  好——好,我是冯思源,摄像机ok吗?麦克风ok吗?好嘞那本台为你继续播出冯思源的奇幻漂流咯——虽然想这么说,但是完全不知道说给谁。
  不过如果是真人秀节目的话,观众会失去兴趣并且期待我什么时候遇上危险的所以还是算了。以及节目果然还是要有那个吧,就是,本节目由写字台牌乌鸦独家冠名播出,是乌鸦牌写字台吗?还是乌台呢?这个就交由你自己判断咯。
  这样的广告是不会有人会来买的。
  说明现状的话,啊,虽然脱节有点快,但是我现在和上章那个乌鸦一起在一条不知道开向哪的船上晃来晃去。顺带一提并没有人来驾驶,至少我没看到。
  还有,就是船下面是柠檬红茶。完全形态的柠檬红茶,饮品店十四一杯的那种,不加奶半糖少...

爱丽丝【EX-FC】

    ——所谓的女孩子呀,

    是由砂糖,香辛料,

    以及一切美好的东西做成的。


                               ...

少女逆行后/隐藏序言

我,冯思源,二十七岁,失业编辑,业余名不见经传的网文写手,立下了要自杀这么一个目标,把它打印出来贴在了电脑桌前。

我一周前刚被那家公司辞退了。上无老下无小同时没有女朋友,社交关系简单得一塌糊涂,说白了就是没有社交——不算点赞之交的话,这样的我,就算是死掉也没有人会发现,抱着这样的念头产生了死亡的冲动。

不对,并不是冲动,而是一点点杀死自己的计划。

我在冰箱里放了足够我吃上三个月的食物,然后,嗯,就像俗套的剧情那样,在我吃空这个冰箱的时候就从这三十层楼上一跃而下。

完成我人生中最后一件事。

至于为什么非得这么做,大概是要给自己一点余地?我不是说反悔的余地,我是说去补充我已完成事物漏洞的...

普通的鸡汤我们普通的灌

欢迎收听孤野今晚的深夜瞎扯淡栏目,内容均为孤野本人观点,实际上就是在扯淡,喜欢就看不喜欢就滑随你便
在知乎上看到个各种条件都一般的学生对自己未来有没有翻身可能的提问
然后下面的回答两极分化,有人说可以啊你看那谁你看那谁谁咸鱼翻身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有人说得了吧拉倒吧认命吧,优秀的人起点就跟你不一样
看着看着我觉得有点不对劲.可能这里面藏着点别的东西。
为什么这个世界上大多数人都是普通人?
——这是句废话,因为大多数代表普遍,如果是普通的论证我会这么说,反正这是个循环自证的逻辑环。
但是实际上我想说的是,大部分人都没办法改变现状,出生什么样这辈子就什么样,这个结果的背后算是什么?
是因为大多数人都没有那种能力吗...

te-tech

“那让我们开始吧。不用顾虑,屏蔽仪一如既往地安全可靠。”
在我的对面,金属桌子的另一边,那个把我带过来的女人扭开了一盏灯,嗡的一声,白炽灯的光在屋里散开。
我这才看清楚她的脸,那张瘦削苍白的脸上刻着岁月的痕迹,据我推测她至少有四十岁——但毫无疑问,时间不会带走她除了相貌之外的一切。她的灰色眼睛直视着我,那里面藏着深不可见的什么东西,并且是我永远没有可能去触碰的,就像她抿成一条直线的嘴一样给人以距离感。她的脖子上有一条若隐若现的疤痕,像是死里逃生后留下的纪念。当然啦,干这种事,总是要面对死亡的风险的,我一点也不会对此意外。她身上毫无疑问穿着正装,看起来有点褪色,但是仍然可以感觉到——
“那么莱顿先生,...

她最后还是倒下了,手里还紧紧攥着那把匕首,柄上的指针仍然转动着,和往常没什么区别。戴着鸟嘴面具的人在这里站着,离她不过几步远,皮质手套里握着的手杖,或者说是利刃,尖端还在不停滴落着温热的血。他踉跄地向后退了两步,随即稳住身子,将那个沾满血的凶器对准了西维娅。 

果然会有这么一天。 

西维娅早就想过了,如果这种事情发生了,她应当怎么办。就像我们大部分人都会做的那种关于成为英雄的白日梦一样,她也会做保护某些人的梦——或者已经在现实中做过这种事了。那么在没法保护的情形下又会做出什么呢?悲剧英雄,哈,听上去就是这样的,她会不受控制地冲上去,把现在化成戒指的复仇利器变成随便一个什...

终曲

萨托斯区的郊野,夜晚一如既往的宁静。两百年前的巨大遗迹在那里矗立着,它曾经做过终结战争这样伟大的事,但现在围绕它的只有安静生长的绿色生命们。那些顽强的小生命穿过坚硬的材料在那里安了家,它们越来越多,几乎把那个伟大的遗址变得翠绿。

    带着泥土气味的风从东方飘来,穿过那些足以没过人脚踝的小生物。西维娅从现在仍灯火通明的市区走来,确切地说,是把身子拖到这里来。她手里紧握着那把至今为止不知道多少次保护她自己或是别人的匕首,大理石的蛇纹硌得她手有点疼,不过这种感觉是已经习惯了的,而且给她一种莫名其妙的安心...

世底残渣-懒惰

散落在某一个世界底部,不被人需要的东西之一
其名为懒惰的匕首
莱卡地区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寓言故事
一个屠夫由于某些事情发了横财
于是再没动过跟随他三十年的剔骨刀——
直到他由于懒惰坐吃山空,又想重操旧业时
惊异地发现他的剔骨刀上沾满了无法去除的锈迹
无论用如何坚硬的磨刀石都无法将他们除去
不仅如此
那刀切过的所有物体都会在很短的时间内复原成之前的样子
......
那屠夫最后因某种原因发疯死去了
据知情者说,他死去的瞬间
地上的暗红液体在迅速蒸发
转瞬消失不见
......
名为懒惰的匕首
钝刀,百无一用
无论如何,被砍了也会复原,只有疼痛是真实的
顺带一提,它的刀鞘名为勤勉,是唯一一个可以真正去除这铁锈的概念——如果这刀失去了锈...

世底残渣-暴怒

散落在某一个世界底部,不被人需要的东西之一
其名为暴怒的匕首
“人类所犯的罪行,如果能够斩断的话——”
于是就有了它
旧历129年,受尽屈辱的那位女人用黑曼巴做出了最后一把匕首
将自己的骨肉献祭,制造出的用于斩尽罪恶的凶器
由愤怒驱动,怨恨越深则毒性越大
秉持着伤害为目标,所以可以变形为任何能够给予伤害的武器
最大长度为持有人的大腿骨,原则上是刃越长伤害越小,反之亦然
但是如果怨念达到一定的深度,这些伤害的减小可以完全忽视
顺带一提刀鞘是那条黑曼巴的皮,并不是矛与盾的关系,而是一定可以包裹住这把刀以隔绝伤害——对其他的武器也适用,不过依然会有宽度的限制,最大包裹面积为一米见方
人类的怒火的凝结,对一切罪行的正当惩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