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73【五】

  真是太大意了。

  室内的温度仿佛随着一人的离去骤然下降,对方刚刚用于伪装的喷雾剂还放在桌上,那应该是速效染发剂,至少看起来是。现在,这里就只有还没回过神的亚瑟盯着门的位置一动不动,他现在在这里是做什么?宵禁了,就算他走出这里也没办法回到自己的住所,虽说这个地方基本上没有警卫人员,但是不代表现在也没有,那么这扇破旧的木门可能连反抗都没有就会碎掉,然后他会被带走的,带到充满光明的地下,接受在每个思考者身上的阴影,抗拒无效直到臣服——这房子里全都是违禁品,这就是确凿无疑的证据,以一当百这种事每个人都会。

  万一这从头到尾都是个圈套呢?但是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亚瑟努力回想着对方名牌的颜色,橙?R-255,G-85,B-0通常是正统性强且有调度能力发号施令的人,或者说,行动组最高执行员。但是对方的那个颜色盘很明显是偏向黄而非红的R-231,G-108,B-0附近,虽说不是很可能精确到这种地步,但是这两个颜色的色差还是很大的,所以作为一个中层职员倒是不像搞得出这么大动静的人,更何况(就像之前提到的),他们的行动作风一向干净利落,没有必要降低效率来这么玩一场——所以现在他终于意识到了,自己从始至终都处于被动位置,唯一值得庆幸的就是他之前吃了点便携食物充饥,还不至于感到难熬。

  那当下倒是怎么办呢,亚瑟看了看放在桌上的书,不管谁都不会从封面觉得这玩意有什么趣味性可言,因为光是标题就索然无味(《你一定要知道的1000个常识,科学界人士全揭秘!》,白底红字,看起来那么平淡的包装)。实际上现在没什么纸质书出版,电子书的流行为这一进化创造了条件,一切都是提速状态并且永无止境。像是这样的书,大概也只是面向不太习惯电子设备的人(通常对书里的内容深信不疑),虽说在大城市里有书店在贩售但是常常是门可罗雀——恩?书脊很奇怪地褶皱着,亚瑟试探着翻了几页,典型的明亮纸张上仍然是些荒诞的内容。

  不对,不可能只就这样。

  他又向后翻了点,随意的翻阅却都得到一样的效果,那里的书页夹缝似乎怪怪的,亚瑟索性从头开始一页页翻,终于在五十页开外找到了他想要的东西。仍然是明晃晃的书页,上面用潦草的(一看就和刚刚那家伙一模一样)字迹写着一句话:

  「我不逃避太阳」

  ——这话他来说倒是很合适,各种意义上的。亚瑟觉得他有点可能是医学上说的白化病患者,但是现在真的会有这种情况吗?亚瑟想起来了他出门之前戴上了眼镜,很可能是平光的变色墨镜,倒是为了隔绝阳光还是把那双与众不同的眼睛隐蔽于众人之中?人们的侧重点永远是色卡,这伪装便得以幸存。这明亮的书页的内容看起来像是小说,而且是现代罕有的风格。

  「四月间,天气寒冷晴朗,钟敲了十三下。......

  仅仅读了几页,亚瑟就可以断定这东西一旦被发现马上会就地焚烧,做的不留一丝痕迹,兴许连他自己都会被处理以免扩散。真是具有某种乐趣,尽管他无法理解其中某些字眼的意味——这个年代没有党派,所谓管理者只有一群人,党派这个概念似乎现在没有存在,过去可能也将不存在(至少描写晦暗过去的历史教科书偶尔提到);自由这个概念如今被“习惯”了,如果所有人都觉得自己是自由的,自由就没必要存在,正如同已经习惯的空气,不会有人时刻惦记着那东西的存在;和平和战争又算是什么呢,这个世界奇怪的格局保证了没有战争(至少在新闻部的范围,也就是认知的范围),同时和平就被遗忘了,没有战争就没有和平,二者永远对立,但只有一个才能凸显另一个;贫穷却又怎么讲呢,自己所在的阶段,他迄今为止所见的所有人似乎都不是贫穷的,没可能严峻到主角(以及书里的大多数人)的地步,因而连感同身受也不算可能。要是硬性想象,亚瑟觉得自己有点像是温斯顿,基尔伯特则好像是奥布莱恩(好长时间之后他努力说服自己不要这么想),而他在靠读书打发时间,中间的书页不时变为那本所谓常识的内容,夹缝中似乎有什么东西,若是粗心的检查者大概看不出主要的内容来。现在大约是晚上八九点,窗外没有探照灯,一切安全平静。

  等基尔伯特再次走进房间时亚瑟已经靠着沙发睡着了,那本书封底冲上合了起来,很可能已经看完了。他的面具——为了节能——从脸上滑落,半透明的机械产物,佩戴时却是几乎毫无痕迹。

  要是没有那个面具就好了。基尔伯特会这么想。这样就会看起来更加美好。

  他轻轻走过去,想给亚瑟加条毯子之类的,毕竟在这让客人冻感冒了可不好。虽说已经减小了动作幅度,但当他把毛毯放上去时却把书打落在地,于是亚瑟好像被吓到一样惊醒,下意识地把面具摁稳(基尔伯特的眼神一暗),似乎还没反应过来状况而是先由面具代由发言,怀着惊惧起身后目光对上的是那副熟悉的红眸,这才稍稍放心了一下。现在大概已是凌晨一二点,亚瑟不清楚自己睡了多长时间,书倒是看过一遍,但是亚瑟最多只能感受一种近乎于绝望的感情。孑然一身,再无人理解,就连脑壳中狭小的空间都不再由自己完全掌控。

  尔等终将溶于光明。

  然我等将自毁于黑暗?

  “在这睡容易着凉,为什么不跟我去客房休息呢,那地方虽说好久没打扫,只是勉强一下还算舒适。”

  亚瑟没有拒绝,就算他现在还有很多问题要问,第二天还是要工作的,他不应该看起来无精打采。于是他就站在一旁看着对方在用便携式除尘器清理房间,现在只有这种老式的房子还保留客房,不仅仅由于标准房间的面积通常只供一人活动,而且就目前而言,那东西不被需要,毕竟人们早就习惯独来独往,又何必占用能够用于其他有益事物的空间来任由其积灰?等清理工作完成后,基尔伯特又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一样回到客厅从那张纸上撕下一条,一边走回去一边在上面写了些东西交给亚瑟。上面是下次联络的地点和时间,字迹虽说潦草但是辨认不成问题。要去博物馆?那里在约定的周末大概是会有很多人的,学生们总会被带到这里参观并听着复述过无数遍的讲解词。

  知识的灌输自幼开始。

  亚瑟接过纸条就塞到了上衣口袋里,对对方的好意道谢后看着他关上门离开就倒在了床上。他有些累了,刚刚被惊醒前的睡意还可以延续下来。清冷的月光透过陈旧的窗户铺在有着均匀呼吸的沉睡的人身上,一切看起来这么平静。

  但愿平静直到最后一刻。

①我们必须找到一个合适的方法来形容颜色,而RGB色彩模式无疑是极好的,毕竟要在纯黑的字块中是无法使用视觉来感受的,若是想要将这组数据转化为颜色模式,敬请转至现世的网址https://color.adobe.com/来尝试一番——也许你会发现这个的趣味性甚于本故事也说不定。

②我们对于查找信息是很在行的,因此在NO.73的世界中也能找到关于这句子的部分资料。它出自一本由四个数字当成名字的书,尽管没法看全内容,基本可以确认书名为《1984》。但是那是百分百确定的吗?1984?或是1948?我们一定得相信,这两个数字无论是哪一个都可能和它有关系。毕竟,资料可以篡改,但是思想却不会因为名字而改变,不是吗?


热度 9
时间 2017.04.08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