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丽丝【EX-FC】

    ——所谓的女孩子呀,

    是由砂糖,香辛料,

    以及一切美好的东西做成的。

 

                                       EX\写字台与核果仓鼠


    我找到意识的时候,发现一只乌鸦站在我的肚子上用奇怪的调子唱着这段话。

    这是我的幻觉吧?一定是吧?

    “嗯......”

    乌鸦停了下来,跳到我的胸膛上,把脖子抻的很长地这么盯着我看。

    哇啊那个鸟嘴已经要啄到我了吧,抱着这样的想法不自觉地往后缩了缩——然后用手撑起了身子。

    不过那只乌鸦还在盯着我,它落到了我的手边,用那种鸟类特有的歪头姿势一直盯着我看,然后它相当自然地向我搭话。

    “爱丽丝——对吧?”声线是相当典型的嘶哑型。

    “什...什么?喂那个...我怎么看都是男生吧?”

    我,冯思源,在这里的现在,似乎陷入了深刻的自我怀疑中。

    不对,说起来,为什么乌鸦会说话啊?


                                       FC\抛锚的超大蛋糕卷

 

    “你不打算问吗,就那个经典的‘为什么乌鸦像写字台’的那个问题。”

    乌鸦往前蹦了几步,以一种正常的鸟类大概做不出来的仰头动作占据着我的视野。

    “都说了我和爱丽丝没什么关系——说起来你为什么会说话啊?”忍不住想吐槽。

    “因为是梦啊。要不然为什么要叫你爱丽丝。你看啊,说到梦就是爱丽丝了吧爱丽丝。”乌鸦不知道为什么还在前进,还是说要弄一个新房45°出来吗。

    “好歹叫鲍勃也好——诶?”

    是梦?啊果然从一开始就有违和感,比如那个会说话的乌鸦的头颈的角度已经超过270°了简直让新房也会流泪。话说我什么时候掌握了在梦里意识到这是梦这个技能,难道这是清明梦吗那我现在就去干票大的好了,比如幻想我旁边现在有座本子山之类的。

    不过本子山并没有出现啊。

    等等如果可以为所欲为的话为什么我要选本子山啊?再次也是VR女友嘛。

    这样的胡思乱想马上就被那只乌鸦打断了,这家伙不知道什么时候飞到了我的肩膀上,然后那个嘶哑的声音就在我的耳旁炸开了,简而言之音量大概是之前的四倍,果然传播距离越短能量损耗就越少啊。

    “好了好了爱丽丝——别用那个眼神看我啊难道你想让我叫你爱莉嘛,顺带一提姓氏是秋月——你看果然还是爱丽丝比较好,性别不是问题嘛,你难道不喜欢那种有蓬蓬裙的小姑娘吗?”

    我已经放弃跟这家伙争论了,反正没什么用。比起那个,虽然他说是梦,但是果然还是很在意啊,为什么会梦到这种东西。该说是梦就会这样还是他会读心之类的,反正那只乌鸦就开始了他的解说。

    “说起来刚刚说是梦这一点也不完全确切,因为这里大概算是,嗯,一个和现实有点脱节的地方,然后呢,爱丽丝你不知道为什么闯到了这里来——就是爱丽丝梦游仙境的情节嘛,所以说是爱丽丝也没什么问题吧?

    “原因的话大概是你在睡觉的时候和这个空间的入口达成同步,意识被传送进来,这么说能理解吗?就和穿过兔子洞的爱丽丝一样。至于我——啊啊,和爱丽丝说明这件事很费时间,所以还是算了吧。

    “总之我在找把这段凭空出现的空间还原到应有的地方的方法,形容的话就是[拔锚],就是回收造成这个空间的罪魁祸首,那东西看起来就像,嗯,是一把匕首,找到的话这个仙境就会把你放回去哦爱丽丝,所以说,来协助我吧?怎么样怎么样?”

    老实说,我完全没跟上他的节奏。尽管中间留有理解的空余,但是这家伙语速还是快得惊人。什么同步啊意识传送啊,这里到底是游戏还是SF的世界啊现实感太弱了吧。

    难道说我就是那种会拯救世界的男子高中生吗,不不不再怎么想我这种男子高中生只会出现在像是男子高中生的日常那种没有危险的世界里吧,再超现实一点绝对是三集定律的牺牲品啊,绝对是这样的。

    不过话说回来——我环顾了一下四周,然后完全被惊吓到了。这什么,天花板是糖霜一样的颜色,墙壁是奶油色,而地板是巧克力色——和质感——喔甚至还有味道。这种房间让人想到蛋糕啊,难道我是被关进蛋糕里了吗。

    超现实,过分地超现实,一点实感都没有,这就好像是游戏的序章,然后有一个神烦的乌鸦NPC在解说你完全搞不懂的设定。

    然后这个童话一样的配色只有两种走向,一种是少女游戏另一种是恐怖游戏,在你放心下来的时候突然有一个陶瓷叉子要追杀你,然后还有个杯子蛋糕要把你夹死那种设定,顺带一提死了会成为爆浆芝士蛋挞,榴莲味的,听起来就很恐怖。

    之类的谁信啊?我,冯思源,一个堂堂正正的唯物主义者,十七年来第一次感受到自己的世界观被冲击了,彻彻底底,可以说是简直在血洗世界观。

    如果这是梦的话赶紧醒来比较好,不求求你谁都好,把我从热乎乎的被窝里扔出来我都会好好感谢你的,说不定会给你珍藏的本子,或者给你玩我新买的N3DS。

    说起来今天好像是我一个人在家,啊,完蛋啦。明明就是规律的晚上十一点关灯睡觉,结果变成这个样子谁都不想的嘛。

    以及,明天还有月考前最后一天课,像我后桌那种怪物级的学霸就算了,我这种人缺课无异于延缓性自杀,救命啊我不想被男女混合双打或者被班主任生吃啊。

    这么想的话,一般的梦不会让人想这么多的吧,所以那个乌鸦说的难道是事实吗,真让人悲伤,啊我好悲伤。

    那只混蛋乌鸦还在盯着我,而且是带着期待的眼神——鬼知道为什么我能看出来乌鸦的眼神,可能是空间加成吧空间加成。

    啊,这么说的话,他刚刚说要让我找什么来着?

    “找匕首啦匕首,找到就放你回去喔。”

    又来了,传说中的读心术乌鸦,简称渡鸦。

    这个发展难不成是大型冒险RPG,最后还有勇者斗恶龙那种标准结局,还是说拔出石中匕首我就是异世界的王并且停止生长,然后大喊出誓约胜利之——

    这种剧情大概是没指望了。因为那只乌鸦一边啄着我的头一边作势要起飞,然后嘴里还在说“别想那种奇奇怪怪的东西总之跟我走就是了好了快点爱丽丝”那种话。没办法啊,那就跟着走好了。

    这种谜一样的展开真的好吗。

    冯思源的奇幻漂流——姑且这么命名这个RPG好了。不明不白地踏上路途的勇者冯思源在前面会遇上什么样的东西,这个,听天由命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