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最后还是倒下了,手里还紧紧攥着那把匕首,柄上的指针仍然转动着,和往常没什么区别。戴着鸟嘴面具的人在这里站着,离她不过几步远,皮质手套里握着的手杖,或者说是利刃,尖端还在不停滴落着温热的血。他踉跄地向后退了两步,随即稳住身子,将那个沾满血的凶器对准了西维娅。 

果然会有这么一天。 

西维娅早就想过了,如果这种事情发生了,她应当怎么办。就像我们大部分人都会做的那种关于成为英雄的白日梦一样,她也会做保护某些人的梦——或者已经在现实中做过这种事了。那么在没法保护的情形下又会做出什么呢?悲剧英雄,哈,听上去就是这样的,她会不受控制地冲上去,把现在化成戒指的复仇利器变成随便一个什么兵器,或者好几种兵器,疯了一样地向敌人砍过去,一刀,两刀,把他贯穿,削掉骨肉。她还要喊出来,用全身的力气喊着,我西维娅今天不为了任何人只是为了自己,你休想再往前走一步,我一定要让你付出代价,诸如此类的台词。 

只是幻想的话,这些东西会让人在自我的注视下热血沸腾,或许有些羞耻,但是总而言之是刺激的。 

但是现在,它发生在现实中。她的挚友就倒在她面前。西维娅的手在颤抖,她的脑子一片空白,什么都不可能去思考。她在强迫自己镇定下来,深呼吸,深呼吸,把这空气吸到肺里吧。

让这含着友人鲜血气息的空气充满肺部吧。

大概过去了几秒钟,或者像是永恒一样的时间,她终于找回了意识,手里已经握紧了她的复仇意识所具现出的剑。

 “现在,”西维娅在用一种平静得奇怪的声音说着,“让我们来结束这一切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