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一个平常的夏天

“你会在这个夏天死去。”
那个姑娘在五月的一个下午这么对我说着。那时候空气中已经有着夏日的气息,流动的风带着温度,那种闷闷的感觉绕来绕去,把一脸认真的她和愣住的我包裹住。
的确是亲耳听到的话,但是怎么想都像是在梦里。
怎么可能是真的嘛。

现在是七月,暑假的第一天。
坐在我身边的这位就是在两个月前给我下过死亡通牒的人,也是我打小就认识的姑娘,或者说是我暗恋了五年的家伙。
虽说我认识她十七年了,从在医院的新生儿室并排的两个小床上躺着的时候开始算的话。
关于感情问题,具体说来,就是在初中的某一个假期,一起出去玩的时候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用烂俗的比喻来讲,就好像是心脏突然被什么击中了一样。
和我现在假装不经意地看着她的侧脸时的感觉一样。
我们在一个大型商场里享受着空调,漫无目的地走来走去,偶尔在某个新奇的装饰物前面停下来,看过两眼评论一番。
“我说啊……要不要去吃点什么”
两个小时之后肚子受不了的我说出了这种提案,并以两票赞成的绝对优势获得通过。
鼓掌。
我们去了家面馆,她喜欢吃鸡丝面,我则是牛肉面,这么多年都是这样。等餐的时候百无聊赖,我又想起来了五月的那件事。
她用毫无杂质的眼神盯着我的时候说出的那句话,明明可能就是个玩笑而已,但是我还是想问她到底为什么会说出这种事。
五月的时候被她带走了话题,但是这次不会了,我要问个明白。
“说起来,为什么你说我会在这个夏天死掉啊?”
“死去是个很难以接受的事吗?”
又到了例行哲学时间嘛这是。
“当然难以接受了,我还有那么多没做的事。”
我还没对你说出那句话啊,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死了。
“那...不,算了,当作我两个月前开了一个无趣的玩笑吧。”
这家伙从小就这样,在这种情况下总是含糊其辞,所以我也不想去追问了。
不过啊,死亡对我而言到底意味着什么呢?我的家庭会崩溃吧,不过可能不至于太难走出来,我还有个上小学的妹妹,她可以保证我的家不会分崩离析。嗯,在我的葬礼上,他们会痛哭流涕,我的妹妹会怎么处理她周末的作业呢?那篇作文的题目好像是我的一家吧。我的房间里被我视若珍宝的东西大概会因为承载关于我的回忆而被卖掉或者扔掉,于是那个房间空了,或者上了一层灰,再没人进去。我的朋友们会很悲伤吗,不过校篮球队大概不会缺我一个常年在场下的替补,班里的同学们大概会难过吧,可是要高三了,这件事的影响力会越来越小,最后变成聚餐里的回忆,他们会为我叹一口气,仅此而已。
那么,她会怎么样呢?会为我而伤心吗?还是说她早就提前做好了准备?如果真的发生了的话啊,一想到十年后或者八年后在她的婚礼上,站在她旁边的男人我不认识也不想认识,他们交换誓言,交换吻和戒指,光是这件事就让我不想轻易地死掉啊。
总觉得身体渐渐沉重了起来呢。活着的实感和牛肉面一样令人愉悦。
吃完饭之后我们继续着没什么意义的走动,她钻进了一家玩偶店,我走在她后面,周围的布艺玩偶看起来做工很好的样子。
实际上也是这样。她看中了一只灰色的兔子,软软的,穿着蓝色的帽衫,有点像我秋季的穿衣风格,更正,像我去年穿了整整一个秋天的那件卫衣。
下午两点,手里拿着果茶的她在我后面出了商场门,惯例地没有任何累赘挂在她身上。
当然了,因为我的手里拿着那只兔子。至于为什么没有更多的东西,因为除了这个之外她什么都没买,确切地说,是这个东西花了她的所有钱,连果茶都是我请的。
噢,为什么这些东西越来越贵了啊。
回家的必经之路,一个交通要道横在我们面前,红绿灯缓慢的节拍器声在十秒之后会变得急促起来。
如果这十秒再长一点的话就好了。
可是它没有,在倒计时结束后灯上亮起了一个行走的小人,我走上了人行道,没有向左看。
如果我稍微看了那么一眼的话。
一切发生在我反应过来之前,就像电视剧里的俗套剧情一样,她用平生我见过最快的速度冲了过来,把我往后撞了大概半米,这是我见到她的最后一眼。
白色轿车被染红了,果茶撒了一地。
我被撞得坐在地上,那只兔子还在我的怀里,垂着脑袋,耳朵一只立起来一只耷拉下去,看起来很像我现在的姿势。
刚刚她是不是说了什么啊。
“——但是我不想让这件事发生。”
之类的。
你在耍帅吗?看起来像个笨蛋一样,明明平时力气都没有这么大的,连瓶盖都拧不开,反应也没那么快,做了那么多蠢事,这件事就是最蠢的一个吧。
那句话我还没说出口啊。
我没办法真正接受现实,直到这么多年之后的现在我也会想,如果我是动漫的主角就好了,她就会活过来吧,就会被我拯救。
但是没有那么多的如果了吧,哪有那么好的事。
死亡对我的意义现在又是什么呢。
只是一只软塌塌的,垂着头的兔子而已。

热度 2
时间 2018.06.03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