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rren 一 02-03

01.02.00 要是时间也可以将人愚弄

  朦胧得似乎不真实的夜。

  亚瑟靠在冰凉的石制窗台上来使自己尽量保持清醒,毕竟这一天所发生的事实在太不寻常。

  首先是在清晨突然闯入他重复的生活之中的那个恶魔——说真的,当自己突然决定答应他来建立之中奇怪的契约时,前一秒还显得无比认真的基尔伯特下一瞬间就愣在原地(“当然了,”后来基尔伯特是这么辩解的,“还以为要花上个几天时间呢。”),这种反应让亚瑟稍微有点想发笑——无论怎样,当出自自身的鲜血将泛黄的纸卷上乌鸦的眼睛染红的那一刻,他就很明确地知道自己再无退路。

  总比在这种牢笼里待到死亡的前一刻要好得多。

  而后恶魔无可掩饰地显现出愉快的样子,直接在亚瑟所在的床边坐了下来,从薄的不可思议的信封中抽出一张纸,轻轻抖动之后燃起了火苗,终于平息下来就变成了手中提着的黑色节拍器。

  “那么从现在开始你需要记住的,”基尔伯特的眼睛一直在盯着亚瑟,此时那双赤红的目中似乎透过一种威慑性的力量,把所需要记住的事烙印进对方的思想中。“这东西的作用是,控制时间的流速。”

  关于节拍器的用途,简而言之,当开关被开启时就开始生效。以指针的摆动频率来控制周围的时间速率——比如,当指针摆动为正常四分之一速时,此时所控制的这房间内的时间就会比外部的慢上,大约是外部一分钟为内部半小时的比率。

  “所以本大爷明天就可以带你出去咯,不过要记得调好这个东西——说起来侦查军该不会隔一阵就上来搜查吧,所以还是藏个隐蔽点的地方。”

  然后恶魔敲了敲墙,令人意外地出现了暗格,刚好容纳这个物件的样子。(所以为什么他会知道这种暗门来着,亚瑟突然想到。)

  ——对了,说到暗门。

  亚瑟向下看了看,晚上没有巡查的人,于是从窗台旁边很快地起身,走到床边又蹲下身,控制住自己的呼吸慢慢的向床底挤了进去。虽说空间不大,还是勉强容得下一个人。自己十岁的时候可是很擅长做这个啊,亚瑟又有些泄气地想着。凭着触感碰到了木制的闸门,向下一拉,活动的地板就整个翻了过去,紧接着出现在眼前的是无比巨大的藏书室。

  亚瑟并没有掉下去,仍然在以刚刚的方式匍匐在地板上。毕竟这塔楼是没那么大空间用来装这装那,只好强硬扯出一个反转的空间——但愿鸽子们永远发现不了这里。

  迅速起身站定,眼前便出现了一个飘忽的影子。这影子,据她自己所说,是负责维持这图书室的碎片,自称是温莎的一小片灵魂而已。自亚瑟十岁的某一天触动了这个开关来到这里开始,就认识了这个连形迹都模糊不清的家伙。勉强可以看出的棕色双马尾和粉色的裙子在他眼前晃来晃去,大概又摆出那种惯常的微笑了。

  “又要来找什么书吗?”

  “劳驾...这里有没有关于恶魔等等的记录?”

  那个影子于是很快地钻进了书架中,好像过了很久,终于从一堆散发着尘土气味的书堆中拽出来一张皱巴巴的纸卷。自称温莎的影子看起来很奇怪,不过倒也没说什么就消去了踪迹,纸卷则飘到亚瑟的手上。就连缝隙处都积满灰的记录,又可以带来什么样的讯息?就仅仅凭着好奇,他抖落了那些沾染上的碎屑,把它完完全全舒展开。

  【时年公元1759】

  等等?可这个世界自记载以来只有五百多年的历史,又怎么会有1759?要不是还能呼吸到这地方书卷的香气,亚瑟甚至要怀疑自己是不是又误入了另一个世界——如果时间在欺骗他,该怎么办?

  当然了,仅凭这一点就看得出来这文件的珍贵。要么是纯属虚构的故事,要么就是那一段历史不存在于如今的记录,而亚瑟情愿相信后者,这世界所谓的欺骗早就在自己身上应验了无数次,只是张纸片的危害倒是微乎其微。说起来倒是那个自称温莎的影子表现地更为奇怪,好像是知道什么一样躲开了与自己的正面接触...

  【这么久了,我在这里看着,被黑狗尾随的那个炼金术师居然毫无察觉,大概是还没有人告诉他我们发现了什么,显得真是愚蠢。再这么等下去可真是叫人心焦,我从口袋里拿出来一只陈旧到落灰的怀表,狠狠甩了几下——倒说咱这种年纪的人,学起新戏法倒真是费劲——那表终于应验变为纯金,从表盘到表针再到表带,光这一刻的闪耀就足够如今有些人倾家荡产。稍微看了眼时间,今天大约能等到黑狗出来,只是实在闲得无聊,还不如去跟年轻的姑娘们跳舞呢...】

  泛黄而脆弱的书卷,到底能有多少有用的信息呢。如果说黑犬会与所谓恶魔相关...看起来倒很是可能,不过眼下亚瑟得出了更加重要的推论——

  ——魔法在作者那个时代不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生长在皇室十年的柯克兰,对于宗教的礼法是被强硬塞在脑子中的东西。至于教义,更是顽固地植入在脑中,甚至连在塔楼上可见的空间也摆放这种东西,如同阳光一样无处不在——为的是播下晦暗的种子。

  【我等主神自创人之年便赐其伟大之力,一切自然的来源便是源于我神恩赏,世界为其所造,而我等自创世之初存在,体内所持神力仅为微毫与我神,然足以使我等臣民满足,敬神尊荣,不胜恩感。】

  这段话现在在每个有阳光的地方出现,一边边被背诵,朗读。

  而现在亚瑟手中握着与其完全相反的历史,积了灰的历史。

  他几乎感觉到了刺骨的寒意,尽管这地方闷热而不透风。如果这段记录是真正可靠的,那这如今全部的子民深信不疑的东西完全是一个骗人的把戏。那他们到底想要些什么——容不得深思,他把纸卷小心地折好,藏到了自己的口袋里,背面似乎有狂乱的字迹划过,但是现在不是可以悠闲辨认的时间。他刚刚听到了缓慢的木头撞击石板的声音——巡查员每个月都会来,可是却偏偏是这时候,亚瑟快速趴下,用来时的方式回去了床底,小心地钻了出来,假装安分地躺在床上。他心跳地很快,好在巡查员只是懈怠地检查了一下人影就下了楼,否则代价又会是多么苛刻,亚瑟不愿意深思。

  得把这个拿给恶魔看看,亚瑟暗地中考虑着,如果他明天真的会来。

  一夜无眠。

01.03.00 目前所开诚布公的(1)

写于落灰纸卷背面——费了编者很大力气才看清并整理下来的句子们

他们实在是太过疯狂了,就连瓦尔普吉斯之夜也敢前去搅扰!

我这垂垂老者不免心生疑窦,那些人的目的究竟在于何处?肆意袭击我们魔法的先领者,企图否定我们的一切成就,难道他们要毁掉历史的证人不成?

蝇神——否定的精灵啊,我将与你的记录尽数写于其中……这上面有古老的,无法被摧毁的力量。借你种族的力量,其将得永生。

疯狂的后辈已在押我去地狱的路上,无须多言,我犹为死而生。

其年 1798初

(很大的空白之后)

魔法历 九年初


热度 2
时间 2017.01.28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