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血彼岸

  终于还是等到了这一天啊。


  曾经想过这一天到来的时候会多么的不舍,会哭喊着挣扎着在这世界留下最后一丝痕迹。


  然后等到这一天真的来到的时候自己淡然的反应已经与预期中截然不同。


  生命嘛,总会有这个时候的。


  所以当幽站在——如果说灵魂可以站立的话——望乡台看了最后一眼自己生前的世界时,她发现自己也已经没什么留念的了。


  活着的人依旧活着,灵魂也活着。


  望乡台下,三途河畔,一片片血红之花,开的鲜艳。这样的情景,让幽忍不住想要去触碰身下的红色花海,但是她现在无法做到。


  也终于走上了奈何桥,路上不断看到鬼魂匆匆走过,喝下那碗孟婆汤,然后继续自己的旅程。


  幽又回头看了一眼那血红血红的彼岸花丛。


  实在是,美得凄凉。


  然后,那一片的悲哀之花,仍然在不断地安抚着来到这里的灵魂。


  就算她们才是最需要安抚的。


  彼岸花开千年,花落千年。


  三途河畔彼岸花丛间经历见证了几开几落几轮回?


  忘川河的血黄色河水里面又有多少个挣扎的灵魂?


  何为留念,何为忏悔?


  叶落花开,花开叶落。


  可惜了一场又一场的凋零枯萎而又重生。


  可惜了一次又一次的思念期盼而终绝望。


  纵使血红的花海一次又一次的指引着脱离肉体的灵魂,也终于摆脱不了自己的愁啊。


  沉浸在红色的花海中,然后化为另外一朵花。


  终于坠入深渊。


  当幽回过神时,她已经站在了三生石前。


孟婆手中的传说中那碗孟婆汤,真的可以使人忘记一切。


“喝了它。”孟婆这么说着。


然后幽摇了摇她已经变得半透明的头。


然后她纵身跳下忘川河。


然后她终于成为了血黄河水中的怨灵中的一员。


这会是第几个一千年了呢?


黑暗的座上,一名少女略带无趣地看着这一切,毕竟对在这种环境呆了不知道几千年的她来说这种情况司空见惯。


“啸,这是第几次了?那孩子。”


被称为啸的狼型生物晃了晃它的脑袋之后眯起了眼睛,没有开口便发出了沙哑的声音。


“这种事,铩羽你应该很清楚吧。”


“是吗...?可是比那更重要的不是那边的彼岸花已经被带走了几枝嘛?”


少女半睁着眼睛带着笑意打量着这一切,仿佛她已不再有任何负担。


如血彼岸,徐徐展开。


而到了那种时候...也无从辩解所做的一切一切。


毕竟...只是轮回的一环而已嘛。


永世迷惘。




热度 1
时间 2015.05.24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