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曲

    

萨托斯区的郊野,夜晚一如既往的宁静。两百年前的巨大遗迹在那里矗立着,它曾经做过终结战争这样伟大的事,但现在围绕它的只有安静生长的绿色生命们。那些顽强的小生命穿过坚硬的材料在那里安了家,它们越来越多,几乎把那个伟大的遗址变得翠绿。

    带着泥土气味的风从东方飘来,穿过那些足以没过人脚踝的小生物。西维娅从现在仍灯火通明的市区走来,确切地说,是把身子拖到这里来。她手里紧握着那把至今为止不知道多少次保护她自己或是别人的匕首,大理石的蛇纹硌得她手有点疼,不过这种感觉是已经习惯了的,而且给她一种莫名其妙的安心感。

    如果没有意外的话,这就是最后了。

    不对,本来就不可能存在意外。她身边没有人,身后也不会有人。她是偷溜出来的,不过实际上也没有人在意她的行踪。充其量就是旅舍的老板在她房间住房期限过了后敲敲门看看情况,而显然没人应答也没有行李的房间是没必要空着的。一起旅行的同伴——留在她身边的那位已经消失了,刚开始只是失去了一只眼睛,后来整个人都消失不见了。剩下的人,就算他们想去找到她,那也是绝不可能找得到的。他们现在在去向世界最中心城市的路上,赶到这起码要三天。

    况且没有人会知道这里发生的任何事,等天一亮,世界就会恢复原样了,和两百年前的世界一样正常,再也不会有谁的时间莫名其妙的消失,这个世界也不会走向那个未来。

    ‘过了今天他们就会忘了我,就这样,我终于可以归还自十五岁起多出来的那段生命了,没什么大不了的——最后人人都会走到那个终点。’西维娅手里开始冒汗,她走到那个遗迹前站定,注视着那个不会说话的巨物。‘就是你把这个世界弄成这样——难道把人性分开是对的吗?留下的那些不完整的东西,徒有其表的正义,躯壳和感不到真诚的善意,难道你们把那些罪恶的东西送入世界的底层就可以逃避一切了吗?那些伟大的先哲窝在世界的中心,那里绝对安全,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撼动固若金汤的防护罩,连时间也不可以——世界连在一起两百年了,那些日积月累的异常终于爆发了,平民的时间被抽走,世界在倾斜,就要与另一个世界一同消失了,你们又想到了什么?缩在那里等待世界毁灭吗?’

    西维娅手里的匕首在颤抖——或者说她自己的手在颤抖,不过两者别无二致。那一刻终究还是会来的,她念了那句练习过无数遍的咒语,匕首上攀附的石雕蛇在活动,眼睛变成了骇人的血色,如果靠的足够近,甚至可以听到它吐信的嘶嘶声。与此同时,一团黑色的烟雾开始沿着西维娅的靴子缓慢攀爬,如蛇一般盘旋而上。

    那的确是蛇。是一条完整的蛇,皮肉健在,而且强壮异常。西维娅不禁打了个寒颤,但是她没有动。蛇已经缠上她的腰间,越来越紧的缠绕让她免不了从喉咙中发出呼吸不畅的声音。

    “哈...咯”

    ‘我就要把罪恶散向世界了,’她这么想。‘不知道那些先哲知道了会怎么样——不不不,他们大概不会有所察觉的,因为这一切都如此正常,我只不过是在让这些罪恶名正言顺一点。这种事果然是让我来啊,哈哈,是命中注定?怪物——就是被这么叫过的人,才能去理解你们这群带着面具的家伙,这真是讽刺。改变你们的记忆,打破一切违和感,这真是令人忍不住发笑——’

    她真的笑了出来,蛇缠住了她的脖子,但是没有抑制住那阵狂笑。她的笑声有够剧烈,就像要把肺咳出来一样。伴随着剧烈的吸气,狂妄的声音在原野上散播开。蛇在她的脸旁不耐烦地吐着信子,空气中带着血的气味。终于她停了下来,头高昂着,晶莹的液体自脸上滑下,呼吸渐渐微弱——要来了。

    ‘人在将死之时会看到回忆吧。啊啊,那个火灾,那盏灯,那个学校——好怀念那些人,如果谁在的话就好了’

    她的右眼不受控制地睁大,血丝清晰可见。一切都染上了黑泥。如同二百年前他们做的事,或者说是反过来。她举起了匕首,不是对着地面,而是对着自己。

    ‘我就要离开这个世界。’

    “巨蛇啊,归还你曾吞噬的一切吧——”

    本来就该是这样的,血蔓延出来,那团黑色的影子瞬间将她吞没,它大概会吃掉这附近的一切,来弥补它吐出去的东西。西维娅的意识最后看到了一束光自天空划过,看样子是朝着世界的中心去了。

    ‘如果还有下一次的话——’

    ‘有点希望能作为纯粹的普通人活过一辈子。’

    ‘不过,那是不可能的吧?’

 

 

    “系统启动,检测到新生儿,系统自动编号,X-1085690732,呼吸正常,心率平稳,无异常。”

    婴儿睁开他的眼睛,看到了薄膜笼罩着的那个灰色世界,没有理由地大声哭了出来。


热度 3
时间 2018.04.30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