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吃过各种地方的手抓饼
第一次对手抓饼产生微妙的好感是在高一上学期的E101,当时尚存一些对理科的梦,只在早餐时间出售的抹着辣酱的手抓饼被我打包带走,放一个上午,揣在兜里。为了减肥跑在积了雪的运动场上的时候,鞋踩出嘎吱嘎吱的声音,兜里的手抓饼沉甸甸的。一个中午,一盒脱脂奶,一张冰凉但依然好吃的手抓饼,一台电脑,E310,我的高一上半年。
食堂的手抓饼是涂了沙拉酱的,实际上没有E101的早餐好吃,所以我在超市写了张希望在食堂见到辣酱手抓饼的条——这东西存在了几天,然后手抓饼在夏天消失了。那时候吃饭是长长的一条桌,我秉持遇事不决手抓饼的理念坐在中间,这个饭桌从来不会寂静下来,尽管拼在一起的桌子总是要搬回去的,6726732142,我的高一下半年。
学校对面的手抓饼,热乎乎的,软踏踏的,加了鸡蛋和香肠。摊子面前没什么人,我掏出五块钱买了一次,在回程的车上咬了几口,说实在的比学校的要好吃,虽然是一样的手抓饼。那天是期末考试的第一天,我的考试勉强说得过去,而挣脱我短暂束缚的鸟儿又飞了回来。说到底我拿到的是羽川翼的剧本,一直以来都是这样,再也不用学理了,我的高一终于毕业了。
家门口的市场头上有一家手抓饼,无声销售,夫妇俩都失聪。我刚刚路过,买了一个,走夜路的时候时不时咬上一口,味道很淡,但是暖暖的。我顶着稀稀疏疏星辰,耳机里放着八爷的NANIMONO,踩着自己的拍子,心里塞满无法解脱的意念,想着要好好活下去。

热度 2
时间 2018.10.04
评论(1)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