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现在很闲 
 
因为我很闲所以我想把今天想的孤野讲故事环节提前码出来 
 
这样,我们来说个司空见惯的故事 
 
就说有一个小孩想吃梨 
 
但是他不会say梨于是他就喊他要次果果 
 
然后他家长给他买了一袋子苹果 
 
完了这小孩就不乐意了 
 
这个时候他家长一般会吼他类似于“都给你买苹果了哭什么哭闹什么闹”这种话 
 
如果他们刚好在水果摊前面小孩子估计就得一边指着梨一遍哭,家长就明白噢这死孩崽子想吃梨 
 
但是如果这孩子在家就没招了,到最后家长绝对会把这个当成孩子的无理取闹就不了了之了,说不定以后还拿这事当旧账说这崽怎么这么不听话 
 
我们可以分析一下,人类这个玩意的社会性麻烦就麻烦在大部分人都不会好好说话,简而言之就是说话打一开始就容易带个括号 
 
比如这小孩实际上想说的是“我想吃(那个长得黄黄的)果果”,但是因为他不知道那玩意叫啥所以没能说出来还挨了一顿臭骂 
 
但是这种现象是会随着人的成长而增多的,比如这孩子青春期了脾气大了,他会在空间里面发我最膈应那种抢占人生活资源的垃圾,但是我们猜得到这孩子八成遇见食堂抢饭的了,于是当回键盘侠发泄一下 
 
意有所指并且话不说全是人类的通病,且不论键盘侠如何,古今中外文学里面有的是暗喻,话里有话读起来才叫一个酣畅淋漓。但是小说归小说过日子归过日子,话不说全总让人自己领会特别容易出现问题 
 
我给你举个栗子,就像我说我今儿个要花他一百现大洋,然后有个卖保险的过来问我买不买保险,你说我是买还是不买 
 
我是说我要花钱但是我没说我随便花在哪都行吧,很可能我早就想好要买套精装夺牛记,我说的是把这玩意搬回家的开销而不是钱扔大风里我今天任务就完成了 
 
换个更常见的栗子,就像被营销号用烂了的“我想找个三观正(好和我一样的)朋友”,类似的栗子就是“我想要(和我喜欢的人)脱单”,话是主观的,所以听众必须猜测他意图所指是什么,一来二去就会构成我个人觉得非常麻烦的社交关系,一言以蔽之,我认为人类的关系由脆弱但具有诱惑力的互相猜测来推进——不是全部情况,而是主导情况 
 
并且人的话语大多带有强烈的目的性,没有那么强烈目的性的话就会被称作无意义的,但是没有任何一句话没有目的性,一定是这样 
 
这么说好像没什么意义,况且我一不想让这篇玩意变成营销文然后被用来怼没送对礼物的对象,毕竟我不是恋爱指导我还单身;二是所谓“你给我的不是我想要的”这套理论说白了已经玩腻了,那我们换个角度 
 
刚刚说到人的话具有目的性,那我们看啊,纵观整个fuck'in的人类史,我们可以看到,一切的行进都是由一群目的性空前强烈的人们推动的 
 
如果你仔细看过之前的字你会觉得上一段仿佛是废话,因为连主观的话语都具有目的性,相对而言更为客观的人类行为与所造成的结果就会有更大的目的性了 
 
不过说目的性空前强烈,那我们来看,人们的改革一般都是怎么进行的?首先一个人提出一个思想,然后让人信服,信的人越来越多然后社会都变了 
 
是这样吧 
 
仔细想想,系统的思想目的性更为强烈,懒得举例论证,我想说的就一句话,我写了差不多一千来字?为的就是下面的结论: 
 
人类出于本身所属领域的利益产生作为驱动力的欲望,从而导致具有强烈目的性的思想并致力于传播思想以通过客观手段达到本身的目的 
 
我说的是领域而不是阶层,因为我觉得马克思仍然是出于自己领域的利益,因为他是个人所以提出对人类未来更好的理论是理所应当的 
 
就算是为了万事万物说话都是理所应当的,因为人属于这里 
 
领域包罗万象 
 
结果到最后结论仍然是欲望,我连着讲了三四期欲望相关,实际上我就是在整理我本人的世界观而已 
 
那,本期的孤野扯犊子时间到此结束,举的栗子大部分都是亲身经历过的,我知道我傻不要说出来嘤嘤嘤 
 
理性思考大于一切 
 
下期再见

热度 2
时间 2018.09.21
评论(4)
热度(2)